孙坚

  • 人气排名第

标签

Occupation object (1) Occupation object (2) Occupation object (4)

简介

孙坚(155年-193年),字文台,吴郡富春县(今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人,东汉末期军阀将领,长沙太守,东吴政权奠基人。史载其“容貌不凡,性阔达,好奇节”。据《三国志》记载自称是大军事家孙武的后裔。其子孙权称帝后,追尊为武烈皇帝。

生平[编辑]

年少讨贼[编辑]

孙氏家族在江东是寒族,《三国志》记载孙坚“世仕吴,家于富春”。孙坚是袁术的先锋队,孙坚是在江西(今江北,包括江苏北部还有安徽一些地方)发迹,招募的士卒称之为淮泗精兵,而不是《三国演义》中叙述的江东子弟。

三国志》记载他17岁就单挑群盗,随其父孙锺一起乘船去钱塘,途中,正碰上海盗胡玉等人抢掠商人财物,在岸上分赃。商旅行人,一见此情此景,都吓得止步不前,过往船只,也不敢向前行驶。孙坚见状,对父亲说:“此贼可击,请讨之。”他父亲说:“非尔所图也”[2]。,但孙坚已经拿刀冲上岸,并且指手划脚,分赃人以为官兵捕捉,吓得立刻抛弃财物逃跑;孙坚追捕海贼,还斩下一个首级回来,其父孙锺大惊,孙坚因此事出名并做了县吏。“以骤勇敢为见重于州郡”,历任郡县的司马县丞

汉灵帝熹平元年(172年)会稽妖贼许昌起于句章,自称阳明皇帝,与其子韶煽动诸县,众以万数。孙坚以郡司马募召精勇,得千余人,与州郡之兵合力讨破许昌。刺史臧旻列上功状,诏孙坚真除盐渎丞,数岁徙盱眙丞,又徙下邳丞。

征伐黄巾[编辑]

加入东汉王朝扑灭黄巾起义军的战斗,中平元年(184年)冬十月,零陵人观鹄自称“平天将军”寇桂阳,被长沙太守孙坚所斩。中郎将朱儁上表请求孙坚为佐军司马,乡里少年在下邳者皆愿随坚从军。孙坚又募诸商旅及精兵,合千许人,与朱儁并力奋击,所向无前,走保宛城。《吴书》:有次打仗,孙坚乘胜追击,孤军深入,结果受伤坠马倒在草丛里,当时军士分散没有人发现他,幸好后来孙坚的坐骑跑回营地,将士便随马而来,才随马在草丛里找到孙坚,并将孙坚扶回营地里养伤。战伤养了十多日,伤势好转后,又奔赴沙场。贼困迫,逃至宛城,固守。孙坚勇当一面,亲冒矢石,登城先入,众乃蚁附,遂大破黄巾。手下士兵受到如此鼓舞,一鼓作气,从南门打进去拿下了宛城。朱儁将此事奏表朝廷,封孙坚为别部司马

凉州兵变[编辑]

中平二年(185年),凉州边章韩遂兵变,朝廷派遣中郎将董卓征讨,不利。后再派张温出任“车骑将军”,张温邀请孙坚一起前往,任参军,屯军长安。当时,张温以诏书邀召集董卓,董卓隔了很久才到,张温于是责骂董卓。当时,孙坚也在场,于是偷偷告诉张温:“董卓不怕犯罪而对您高傲,应该以檄召不到,以军法处斩。”张温说:“董卓以威名在之间,今天杀了他恐怕征讨边章等不利。”孙坚说:“您以中央军讨贼,名声已震天下,何必要依赖董卓?我听董卓的言论,已经冒犯上司,这是第一罪;边章等人在西域跋扈多年,应该立即扑灭,董卓讨寇不力,使士气大挫,是第二罪;董卓无功无劳,又应召不到,气宇高傲,是第三罪。古代将领,以朝廷威仪服众,没有说不杀人就可以立威的。过去穰苴庄贾魏绛杀扬干都是。今天您对他心软,不立即动手,恐怕有损军威。”张温实在不忍,于是说:“你快走罢!免得董卓怀疑。”孙坚于是离去。

江南平乱[编辑]

中平四年(187年)长沙区星自称将军,孙坚军与区星军,爆发了区星之乱,万众余人攻围城邑,周朝郭石亦帅徒众起于,与区星相应,朝廷敕封孙坚为长沙太守。孙坚到郡中亲率将士,施方略设备,旬月之间,克破区星等。又越境寻讨周朝、郭石,郡中震服,三郡整肃。汉朝录坚前后功,封其为乌程侯[3]

当时庐江太守的侄子宜春县令,被敌人攻打,派使者求助于孙坚。手下主簿劝孙坚不要越界,孙坚说:“我没有什么文德,以征讨为功,越界帮忙也是为了保全郡国,即使获罪,我也无愧于天下!”于是整装待发,敌人闻风而散。孙坚不顾汉朝这个规定:“二千石的官吏,不但不得擅自发兵,用兵也不得出界”,[4]而私自越界平乱,而且竟然从长沙郡跑到了扬州的宜春县平定叛乱。

讨伐董卓[编辑]

初平元年(190年),关东诸侯起兵讨伐董卓,孙坚在长沙起兵会盟。荆州刺史王叡与武陵太守曹寅不和,要孙坚杀死曹寅才出兵。曹寅怕被杀,伪造王睿的罪状檄文,让孙坚有杀王睿的证据。孙坚中了曹寅的圈套,打算擒拿王睿。欲杀叡时,王叡问:“我(有)何罪?”孙坚答道:“坐无所知。”(你的罪过就是什么都不知道。)王叡便吞金自杀(把生金削到酒中,然后灌下,古书载:生金有毒)。后南阳太守张咨因孙坚军过时不加以奉承,孙坚便假装送牛、酒给张咨,邀张咨大宴。假意跟张咨把酒言欢。趁张咨酒酣时,故意叫长沙主簿入内问说:“前移南阳,而道路不治,军资不具,请收主簿推问意故。”主簿说:“南阳太守稽停义兵,使贼不时讨,请收出案军法从事。”张咨十分恐惧,欲离开时被列阵于帐篷四周的士兵封锁,被拖出斩了。

后孙坚率军前到鲁阳,盟于袁术袁术立即上表,奏孙坚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故孙坚又称“孙破虏”。冬天,孙坚派长史公仇称回州督促军粮,于城门东外设帐幔,邀请官属为仇称设宴送行。刚好董卓军数万步、骑突然出现,但孙坚仍在行酒令、谈笑自若,整顿部曲,命他们不可妄动。后来董军骑兵渐到,孙坚才起来,徐徐率军入城,对他们说:“向坚所以不即起走,恐兵相蹈藉,诸君不得入耳。(我所以不立即起来走避,是怕士兵互相争先,令各人反而不能入城。)”董卓军见孙军整齐,不敢攻势而归还。

后孙坚改屯梁东,而董卓派徐荣李蒙四出虏掠,与孙坚在梁县发生遭遇战,孙军大败,孙坚与数十骑突围而走。因为孙坚喜欢用红色的头巾,被董军认出,便脱下来给了近将祖茂戴上,引开徐荣军骑兵,孙坚则由小路逃出。祖茂被敌军追得困迫,便下马将头巾放在一条烧过的柱上,自己则隐藏在草堆中。骑兵看见头巾,以为是孙坚,便将头巾重重围绕,到近看才发现是柱,便离去。孙军大多兵将被俘,更以残酷手段所杀,如颍川太守李旻就被烹死,其他士卒则以布缠裹,吊起倒立到地,用热油灌杀。

枭首华雄[编辑]

初平二年(191年)初,孙坚收复散兵,屯兵阳人,董卓便派胡轸为大督护、吕布为骑督及其他多位都督,率五千步骑攻击孙坚。吕布与胡轸不和,军中惟乱,士卒散乱。孙坚追击,胡轸与吕布败退。[5]胡轸扬言要斩杀一个长官,做为整肃军纪手段,各都督听到后都十分讨厌他。当到达离阳人城数十里的广成已是黄昏,兵马疲乏,又受董卓节度,便下扎喂马、休息,准备在夜里出发,次日早上攻城。各将领讨厌胡轸,想要破坏他的计划,吕布等便扬言阳人的士兵已走,应立即追击。胡轸立即出兵,但原来孙坚军已整顿守备,董军无奈,加上吏士饥渴,人马疲乏,唯有就地休息。吕布又大喊敌人偷袭,全军混乱,弃甲逃走,骑失马鞍。逃出十多里外,才发现没有敌人,刚好天亮,便舍回兵器,想再攻城,可是军队已被孙坚军发现,加强了城池防守,胡轸等唯有撤退。孙坚出城追击,大败敌军,斩杀都督华雄等人。[6](三国演义为戏剧效果移花接木给关羽)因而造出了温酒斩华雄。

孙坚大败董卓军,[7]有人便向袁术进言:“坚若得雒,不可复制,此为除狼而得虎也。”袁术心疑,便不运军粮给孙坚。孙坚便连夜赶回鲁阳,严辞切责袁术,且说上为报国讨贼下为报袁公路族人之仇。[8]袁术听完后心里逐渐愧对孙坚,觉得孙坚说得也对,因为袁术的族人袁隗曾经在长安遭杀害,立即调度孙坚军的粮草及军械,孙坚亦回到阳人。

誓杀董卓[编辑]

董卓知道孙坚厉害,便派李傕游说孙坚和亲,更称可以令其子弟们担任刺史、郡守,但孙坚义正辞严的拒绝,还斥责董卓,声言要杀其三族,[9]并立即进军大谷,董卓亲自率兵与孙坚在先帝陵墓间发生战斗,董卓败走,移屯渑池,另在陕集兵。孙军便进入洛阳宣阳城门,击退董卓军殿后的中郎将吕布(由于吕布与胡轸内乱才会发生,《演义》把孙坚破董卓的功劳全变成刘备,关羽,张飞的功劳了,导致有“温酒斩华雄”以及“三英战吕布”此事)。[10]并扫除宗庙,祠以太牢,孙坚祭祀天地后,分兵出函谷关,到新安、渑池防御董卓军。董卓对长史刘艾说关东军就只有孙坚才是值得注意,要各路人马留意。便留董越屯兵渑池,段煨屯兵华阴,牛辅屯兵安邑,其他将领留守各县,对制衡山东,自己则出发向长安。而孙坚得不到各路诸侯支持,于修缮汉室皇陵后,便率军还鲁阳

联军兴散[编辑]

虽然先锋队孙坚军攻进了洛阳,联军的诸侯军阀却各怀鬼胎,故意按兵不动,且饮酒作乐,为了扩大势力地盘,纷纷兼并割据。袁绍、袁术虽为兄弟,可互相也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因袁术不赞同袁绍拥立新帝刘虞的提议,兄弟两人因此兄弟阋墙。当袁术派孙坚去攻打董卓未归之时,袁绍却改派周昂为豫州刺史,想要夺取孙坚的地盘,率兵袭取曾作为孙坚豫州刺史治所的阳城。孙坚得此讯息,十分感慨:“我们同举义兵,目的是为了挽救江山社稷。如今逆贼将被扫灭,内部却如此争斗起来,我跟谁戮力同心,回天转日呢?”语毕还流下泪来。随后在与周喁豫州的战事中屡次取胜。[11]作为先锋队的孙坚,始终得不到联军大营各路人马的支援,得知天下之势已经由诸侯对抗董卓转为各自割据势力,在没有多大的成果下结束了董卓讨伐战。《资治通鉴》记载率先领军进入洛阳的孙坚拾获了传国玉玺[12]但是后来被妄想称帝开国的袁术劫持孙坚妻吴夫人以夺取玉玺,作为称帝的凭据[13]

将星殒落[编辑]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孙坚奉袁术之命讨伐荆州刘表。刘表派其部将黄祖出战,于樊城与邓州之间决战,孙坚趁夜幕突袭,败走黄祖致其逃入岘山。孙坚部众继而入山乘胜追击黄祖残部,追至峡谷中一竹林之际,遭黄祖部下吕公布于两边山峡上之伏兵投掷圆木落石。孙坚被落石击中头部,当场脑浆迸裂阵亡,享年三十七岁。

长沙人桓阶因为曾被孙坚推举为孝兼,为报此恩,他大胆前往刘表处与其斡旋。刘表欣赏其义行,于是答允其要求,把孙坚的遗体送还给孙家。孙坚(孙坚之兄孙羌之子)侄子孙贲统率孙坚部众投靠袁术袁术上奏孙贲为豫州刺史。

卒年疑问[编辑]

《三国志‧吴书·孙坚传》对孙坚死亡的记载在“初平三年(192年),术使坚征荆州”后,部分人据此认为孙坚卒于192年。(开始出征为192年,战死于193年) 《三国志·吴书·孙策传》裴松之注引《吴录》所载孙策表文称“臣年十七,丧失所怙”,推测191年孙策17岁时父亲孙坚去世;注文又载“张璠《汉纪》及《吴历》并以坚初平二年死”,初平二年为191年,据此认为陈寿所记载的孙坚卒于192年可能有误。 《三国志‧吴书·孙坚传》同样是裴松之引注的直白记载“吴录曰:坚时年三十七。 英雄记曰:坚以初平四年(193年)正月七日死”。

后继有子[编辑]

孙坚身故之后,孙策拿回父亲尸体后将其安葬于曲阿,长子孙策本当承袭父亲爵位(乌程侯),但孙策让之于四子孙匡承袭。[14]

建安三年(198年),孙策成功平定江东,建立起江东政权。建安四年(199年)孙策率军讨伐黄祖,迫使黄祖只身逃走。孙策死后,次弟孙权继业。

建安八年(203年),孙权率军战黄祖爆发了夏口之战但无功而返失利损兵折将凌操

建安十三年(208年)春时,孙权再次率军征伐黄祖爆发了江夏之战,大将吕蒙打败黄祖水军,并收编了甘宁作为麾下,凌统则攻克江夏守军,孙权军大获全胜,黄祖被孙权配下骑兵冯则所杀,并夺取江夏为领土。

同年建安十三年冬时,爆发了赤壁之战周瑜程普率军大败曹操于赤壁乌林一带,奠定了三国鼎立之局面。

黄龙元年(229年)次子孙权正式开国国号为称帝后,并立建业为帝都,追谥其父破虏将军孙坚为“武烈皇帝”,追谥其母孙破虏吴夫人为“武烈皇后”,追谥其兄讨逆将军孙策为“长沙桓王”,并册封长子孙登为皇太子,孙策子孙绍为吴侯。[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