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慈

  • 人气排名第

标签

Occupation object (4)

简介

太史慈(166年-206年),字子义,东莱黄县(今山东龙口东黄城集)人。东汉末年名将,官至建昌都尉。弓马熟练,箭法精良。原为刘繇部下,后被孙策收降,自此太史慈为孙氏大将,助其扫荡江东。孙权统事后,因太史慈能制刘磐,便将管理南方的要务委托给他。建安十一年(206年)太史慈逝世,死前说道:“丈夫生世,当带三尺之剑,以升天子之阶。今所志未从,奈何而死乎!”(《吴书》,《三国演义》为“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今所志未遂,奈何死乎!”)言讫而亡,年四十一岁。

生平[编辑]

北海报恩[编辑]

少时好学,曾仕于郡奏曹史。后来州与郡之间出现嫌隙,都向上级交奏章,上级只受理先到的奏章,太史慈便追上州府使者,装作洛阳公车门人索看州府奏章,用刀破坏,再对使者说:“你不给我看,我也不能破坏这份奏章,我们都有罪。”说服使者一同出城逃亡后,太史慈却又寻机折回呈上了郡里的奏章,遂令有司不采信于州府,处事慎密周到,从此开始知名。但此事令太史慈被州府所仇视,于是举亲往北逃至辽东郡。后来其母以孔融多次致赠饷遗,而孔融被黄巾军管亥所围,便叫太史慈前往帮助。太史慈便奉母命往援孔融,他杀入重围与孔融会合后,先以“韬晦之计”使黄巾军懈怠(太史慈连续两天于清晨时引领从人,带备弓箭及箭靶到北海城门之下,装作练习射箭然后回城。黄巾军队起初惊疑,后来习以为常,不复为备,太史慈便于第三天突击,成功出围),突破黄巾军包围,前往刘备处求助,围解后,孔融向太史慈说:“卿吾之少友也。”表示相当看重。太史慈回家拜母后,其母亦说:“我喜汝有以报孔北海也。”

酣斗小霸王[编辑]

离开辽东后,本想见同郡扬州刺史刘繇,于是来到曲阿县,却在见前孙策军已至,部下劝告刘繇可以太史慈为大将军,刘繇说:“如果我重用太史慈,许劭不会取笑我吗?”其时太史慈不被重用,只负责担任前线军情侦察。当时他独自与一骑卒来到神亭,遇到孙策,孙策那边的十三从骑都是韩当宋谦黄盖之辈,太史慈却仍然上前决斗,孙策与他单挑。孙策刺下太史慈的马,而揽得太史慈项上手,太史慈亦得孙策兜鍪。刚巧两家兵骑并各来赴,方才作罢。

信义笃烈[编辑]

后来刘繇太史慈不敌孙策,刘繇而逃入芜湖,躲藏于山中,称丹杨太守。当时孙策已平定宣城以东,惟泾以西六县未服。太史慈则前往泾县,建立屯府,多数为山越所依附。

太史慈顽强抵抗之下,最后仍被孙策俘虏。孙策即时解开其困缚,捉其手说:“还记得在神亭认识你,如果你当时同我一齐会怎样?”慈曰:“不可估计。”孙策大笑曰: “今日起,我们一齐吧。”孙策太史慈门下督。孙策相当重视太史慈,决定收揽他。刘繇败走后,尚有余众万多军卒未降,太史慈便受命前往安抚。其时孙策军中众人都认为太史慈会从此离去,不再回来,然而孙策却坚信太史慈必不背诺,二人更约定不过六十日后回,太史慈亦果能于期限内回来。授以兵权,拜折冲中郎将。

后来孙策分海昏、建昌设左右六县,委任太史慈为建昌都尉,主治海昏,并督各将还击以骁勇著称、曾数次作乱于艾县、西安县一带的刘表从子刘磐。太史慈成功镇服守地,令刘磐绝迹江东,不再为祸作乱。甚至连曹操都曾因闻其名而与他通信,并于信件中夹着当归,示意要招揽太史慈,但太史慈都没有加以理会。

孙权统事后,因太史慈能制刘磐,便将管理南方的要务委托给他。建安十一年(206年)太史慈逝世,享年四十一岁。《吴书》载他临亡时,叹息道:“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之剑,立不世之功,以升天子之阶。今所志未从,奈何而死乎!”孙权甚为悼惜。

《三国演义》[编辑]

三国演义》中初登场为第十一回“刘皇叔北海救孔融,吕温侯濮阳破曹操”,后来表现与《三国志》中没有太大分别,但其死亡时间却往后调了数年。于群英会赤壁之战中,太史慈也有登场,先在群英会上为周瑜担任监酒官,于赤壁战中则负责绕到曹军背后,断绝来自合肥的曹军援兵。后来太史慈更于合肥之战一役中大战魏将张辽,可惜其所献的“里应外合”之计被张辽悉破,张辽更将计就计,安排伏兵,袭击进入合肥城的太史慈,令太史慈身中数箭,回营后伤重身亡。书中更有一首五律诗句作赞:“矢志全忠孝,东莱太史慈。姓名昭远塞,弓马震雄师。北海酬恩日,神亭酣战时。临终言壮志,千古共嗟咨。”

轶话[编辑]

  • 太史慈身长七尺七寸,有美须髯,猿臂善射,弦不虚发。其箭术相当了得,享誉当代,他在北海为孔融求援时,曾带弓箭冲突黄巾重围,当黄巾军队上前包围太史慈,他引弓射杀数人,箭无虚发,令黄巾贼不敢再追。投降孙策后,某次太史慈随孙策讨伐麻保贼时,有一敌将于城楼上揽著城上梁木,向孙策军大肆叫骂,太史慈便引弓一射,一箭贯穿敌人的手,直中楼中短梁,弓术如此精妙,此“贯手著棼”一事更成为千古佳话。[1]太史慈毕生展现了多方面的才能,其智勇双全的表现,可谓一代名将。而他尽义守信的性格,更是为古今所称道,既能报恩于孔融,又能守诺于孙策,均可见其为人磊落。然而寿命不长,所以临终有“所志未从,奈何而死”的遗憾。
  • 《全唐诗·卷七百六十七》中载孙元晏有一首写太史慈的诗:“圣德招贤远近知,曹公心计却成欺。陈韩昔日尝投楚,岂是当归召得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