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宫

其他

  • 人气排名第

标签

Occupation object (3)

简介

陈宫(?-199年2月7日),字公台,东汉末年吕布帐下谋士、大将,东郡东武阳(今山东莘县)人。性情刚直,足智多谋,年少时与海内知名之士相互结交。192年,兖州刺史刘岱在讨伐青州黄巾时战死,陈宫等人主张曹操接任兖州牧。但此后陈宫因曹操杀害边让而与曹操反目,并游说张邈等人背叛曹操迎吕布入兖州,辅助吕布攻打曹操。吕布战败后,随吕布等一同被曹操所擒,决意赴死。

生平[编辑]

助曹得据[编辑]

陈宫曹操任东郡太守时部下。

初平三年(192年),青州的百万黄巾党入侵了兖州,转入东平县。兖州刺史刘岱想要攻打黄巾党,鲍信却劝他最好固守。刘岱不听鲍信的劝告,与黄巾党交战,兵败被杀。

刘岱既死,陈宫曹操:“州今无主,而王命断绝,宫请说州中,明府寻往牧之,资之以收天下,此霸王之业也。”陈宫说别驾、治中:“今天下分裂而州无主;曹操,命世之才,若迎以为牧州,必宁生民。”济北相鲍信等同意。鲍信乃与州吏万潜等至东郡迎曹操领兖州牧。出兵击黄巾于寿张东面。鲍信力战鬭而死,仅而破之。追黄巾至济北。受降卒三十余万,男女百余万口,收其精锐者,号为青州兵。

叛曹迎吕[编辑]

兴平元年(194年),曹操东征徐州陶谦,使程昱荀彧留守鄄城。其将领陈宫屯东郡。陈宫与从事中郎许汜王楷共谋反叛曹操。陈宫说张邈:“今天下分崩,雄桀并起,君拥十万之众,当四战之地,抚剑顾眄,亦足以为人豪,而反受制,不以鄙乎!今曹操东征,其处空虚,吕布壮士,善战无前,迎之共据兖州,观天下形埶,俟时事变通,此亦从横一时也。”张邈与弟张超及陈宫等迎吕布为兖州牧,据濮阳,郡县皆应。

吕布至,张邈使刘翊荀彧:“吕布来助曹操击陶谦,紧需请求军粮。”众疑惑。荀彧知张邈为叛乱,即紧守兵马,急召东郡太守夏侯惇,而兖州诸城皆应吕布。时曹操大军攻陶谦,留守兵少,而诸将多与张邈、陈宫通谋。夏侯惇至,其夜诛谋叛者数十人,众乃定。豫州刺史郭贡率众数万来至城下,或言与吕布同谋,众甚惧。郭贡求见荀彧,荀彧将往。夏侯惇等曰:“君,一州镇守,往必危险,不可。”,荀彧:“郭贡与张邈等,分非素结也,今来速,计必未定;及其未定说之,纵不为用,可使中立,若先疑之,彼将怒而成计。”郭贡见荀彧无惧意,认为鄄城难攻而退兵。 吕布军降者,言陈宫取东阿,又使氾嶷取范,吏民皆恐。彧谓程昱曰:“今兖州反,唯有此三城。陈宫等以重兵临之,非有以深结其心,三城必动。君,民之望也,归而说之,殆可!”程昱乃归,过范,说其令靳允:“闻吕布执君母弟妻子,孝子诚不可为心!今天下大乱,英雄并起,必有命世,能息天下之乱者,此智者所详择也。得主者昌,失主者亡。陈宫叛迎吕布而百城皆应,似能有为,然以君观之,布何如人哉!夫布,粗中少亲,刚而无礼,匹夫之雄耳。陈宫等以势假合,不能相君也。兵虽众,终必无成。曹操智略不世出,殆天所授!君必固范,我守东阿,则田单之功可立也。孰与违忠从恶而母子俱亡乎?唯君详虑之!”靳允流涕:“不敢有二心。”时氾嶷已在县,靳允伏兵刺杀氾嶷,归勒允兵守。程昱又遣别骑绝仓亭津,陈宫至,不得渡。程昱至东阿,东阿令枣祗已率厉吏民,拒城坚守。又兖州从事薛悌程昱协谋,终于坚守三城,以待曹操。

曹操引军从东还,吕布攻鄄城不能下,西屯濮阳。曹操:“吕布一旦得一州,不能据东平,断亢父、泰山之道乘险要我,而屯濮阳,我知其无能。”遂进军攻之。布出兵战,先以骑犯青州兵。青州兵奔,曹操阵乱,驰突火出,坠马,烧左手掌。司马楼异扶曹操上马,遂引去。未至营止,诸将未与曹操相见,皆恐惧。曹操亲自劳军,令军中准备攻城器具,再次进攻,与吕布攻守百余日。蝗虫起,百姓大饿,吕布粮食亦尽,各引军去。吕布东屯山阳。

荀彧:“昔日刘邦保关中,刘秀据河内,皆深根固本以制天下,进足以胜敌,退足以坚守,故虽有困败而终济大业。将军本以兖州首事,平山东之难,百姓无不归心悦服。且河、济,天下之要地也,今虽残坏,犹易以自保,是亦将军之关中、河内也,不可以不先定。今以破李封、薛兰,若分兵东击陈宫,陈宫必不敢西顾,以其闲勒兵收熟麦,约食畜谷,一举而吕布可破也。破吕布,然后南结扬州,共讨袁术,以临淮、泗。若舍吕布而东征徐州,多留兵则不足用,少留兵则民皆保城,不得樵采。布乘虚寇暴,民心益危,唯鄄城、范、卫可全,其余非己之有,是无兖州也。若徐州不定,将军当安所归乎?且陶谦虽死,徐州未易亡也。彼惩往年之败,将惧而结亲,相为表里。今东方皆以收麦,必坚壁清野以待将军,将军攻之不拔,略之无获,不出十日,则十万之众未战而自困耳。前讨徐州,威罚实行,其子弟念父兄之耻,必人自为守,无降心,就能破之,尚不可有也。夫事固有弃此取彼者,以大易小可也,以安易危可也,权一时之势,不患本之不固可也。今三者莫利,愿将军熟虑之。”曹操乃止。大收麦,复与吕布战,二年间,曹操尽复收诸城,击破吕布于钜野。吕布败走东奔刘备。兖州遂平。

智迟度变[编辑]

建安四年(199年)冬,曹操军队围攻下邳时,曾献计,以吕布屯兵城外,与下邳互为犄角,但不为吕布所采纳。三月后,吕布军心崩溃,部将侯成魏续宋宪叛变,缚其投降曹操。

当陈宫被缚,和曹操对话,并托付妻子于曹操之后,表明就死决心。曹操一度欲劝他再度出仕自己,但陈宫不为所动,此刻义正辞言地答道:“作为汉朝的臣子没有报国尽忠,且作为人子没有尽孝,理当一死。”请出就戮,以正军法.,赴刑场就义而死。曹操泣而送之请出,陈宫死后老母妻小一直都由曹操所供养,若有怠慢者,即斩杀之。

据传陈宫受刑前,曹操因不忍杀之,曾以“公台,你死了你的女儿、母亲怎么办啊?”之辞劝留,陈宫则答以:“宫闻孝治天下者不绝人之亲,仁施四海者不乏人之祀,老母在公,不在宫也。”,表现出一心求死之志,曹操无奈,只好处死陈宫,但之后也一直供养陈宫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