蒯良

其他

  • 人气排名第

标签

Occupation object (3)

简介

蒯良(生卒年不详),字子柔,东汉末年荆州南郡中庐人,荆州牧刘表麾下的重要谋士,被刘表誉为“雍季之论”。

生平[编辑]

雍季之论[编辑]

公元190年,刘表荆州接任王睿荆州刺史的职务,正苦思平定荆州祸乱的计策。就于宜城请教蒯良、蒯越,就问道:“此时宗贼横行,民众不附,袁术南阳又蠢蠢欲动,祸乱至今已经难以解决。我又希望在这里征兵,但怕民众不愿从军,两位有何对策?”

蒯良率先回答刘表的提问:“民众不归附的原因,是因为官员的仁爱不足;民众依附而势力不能兴盛的原因,就是因为官员的义行不足;一旦仁义并行、双管齐下,则民众的归附就如水向低流一样。阁下又何必忧虑,而又去询问征兵的计策呢?”

其后发言的弟弟蒯越却不认同兄长蒯良的说法,认为仁义之举只合用于平世,而治理乱世则要使用权谋。后来刘表听毕蒯越的计策后,大为欣赏,并以“臼犯之谋”来形容蒯越的优秀计策,但同时亦称许蒯良为“雍季之论”。

在平定荆州之后,蒯良之名就不再见于《三国志》中。

身世争议[编辑]

但根据《世说新语》(注引《晋阳秋》),蒯良曾任吏部尚书,并生有一子蒯钧。而蒯钧之女蒯氏,又嫁于孙权的侄孙孙秀为妻。

演义的蒯良[编辑]

在民间小说《三国演义》中,蒯良在孙刘的砚山之战中帮助刘表反败为胜。蒯良建议黄祖诈作撤退,退至岘山,然后设下埋伏。终于计策成功,黄祖射杀孙坚,解除了刘表新政权的危机。

《三国演义》亦有记载蒯良懂得相马之术。

逸闻[编辑]

根据《傅子》一书,蒯良之弟蒯越乃是西汉初年的辩士蒯通之后裔。故以同理推之,蒯良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