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允

其他

  • 人气排名第

标签

Occupation object (3)

简介

王允(137年-192年),字子师,并州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东汉时官员,汉献帝初年任司徒、尚书令。当时皇帝只是一个傀儡,董卓大权在握。王允成功策划了对董卓的刺杀,但执意杀害名士蔡邕而大失民心,且不愿宽恕董卓余党,导致余党反扑,长安失守,王允和其家族亦被处死,关中亦大乱。

生平[编辑]

早年事迹[编辑]

根据《后汉书》记载,王允出身官宦世家。他十九岁就开始任公职,当上太原郡吏,任内王允受命收捕并杀死在当地贪污横行的小黄门赵津,虽然除去了当地一大害,但赵津兄弟向宦官报告,遭宦官因事诬告,汉桓帝因而大怒,收捕太原太守刘瓒并处死。王允为刘瓒送丧至平原,并守丧三年才回家乡。后来王允复职,期间太原太守王球打算召没有名声和品行的路佛当官吏,王允却坚决反对,更触怒了王球,被王球收捕并将要杀害。并州刺史邓盛知道后立刻辟命王允为别驾从事以营救,王允因而知名。

宦官陷害[编辑]

王允后入仕司徒府,后因考绩好而任侍御史中平元年(184年),黄巾之乱爆发,王允出任豫州刺史,并参与讨伐黄巾军和招降余党。期间王允发现中常侍张让的宾客与黄巾部众有联络,于是告发。汉灵帝知道后大怒并责斥张让,但张让最终没有获罪,于是向王允报复,王允因而下狱。王允期间获赦,但十多日后就再因别的罪被捕,送交廷尉。王允最终因得到大将军何进袁隗杨赐等人上书营救才得免死,至次年才得释放。王允有鉴于当时宦官权盛,于是改名易姓,流连于河内陈留地区。

乱世保国[编辑]

中平六年(189年),汉灵帝死,王允奔丧至洛阳。当时外戚何进掌权,请王允为其从事中郎并参与图谋尽诛宦官。后转河南尹。不久,何进图谋泄露,反被宦官所杀。早前被何进从并州召来的董卓于是趁机进京,并执掌朝政。及后更废掉汉少帝,改立汉献帝。王允此时亦改拜太仆,后守尚书令初平元年(190年),王允升任司徒,仍守尚书令。此时正值关东诸将发动董卓讨伐战,董卓于是迁都长安,王允于是在董卓焚毁洛阳前收起兰台石室的藏书秘籍,随献帝西奔,并于长安重建旧秩序,并借此保存经籍。

诛除董卓[编辑]

董卓此时将长安都交付王允管理,王允亦假意奉承。董卓亦因此将王允推心置腹,不作怀疑,王允于是能在此乱局中扶持王室,亦受朝臣倚仗。但王允同时亦秘密地与司隶校尉黄琬、尚书郑泰等谋诛董卓,于是上表请杨瓒士孙瑞武关出兵攻伐袁术,实质是为讨伐董卓。但因董卓怀疑不许而令图谋失败,王允唯留二人在朝。

初平二年(191年),董卓到长安,自为太师,赐王允二千食邑。初平三年(192年),王允与士孙瑞和杨瓒等人再图谋诛除董卓,于是乘着一次董卓因小事不满吕布而用手戟向他投掷以及吕布与婢女私通而不自安的机会,离间吕布和董卓,并告知他们的图谋,终令吕布参与,作为内应。最终,王允乘汉献帝病愈,董卓入朝拜贺的机会,让吕布成功刺杀董卓,并诛董卓三族,主簿田仪也被杀。当时长安士民都争相庆祝。

失败被杀[编辑]

董卓死后,王允录尚书事,总理朝政,并与吕布共同执政。但自诛除董卓后,王允与吕布以及其他官员的关系渐渐变差,执意诛杀蔡邕一事亦失人心[1]。同时,董卓余部多为凉州人,王允打算免去他们军职。当时有人认为他们畏惧袁绍和关东军,一旦解兵就会人人自危,建议让皇甫嵩为将军,统领他们,以作安抚,然后再和关东诸军联结,以作后谋。但王允认为这会令关东诸军起疑心,不同意。同时王允亦未议决下诏赦免董卓部曲的罪,于是民间就有王允打算尽诛凉州人的流言,令董卓的凉州兵恐惧,在关中拥兵自守。此时原本被董卓派驻关东的校尉李傕郭汜等掳掠关东陈留和颖川郡后回军,见率领他们的牛辅已死,无所依靠,亦无赦免的书函,在忧惧之间听从贾诩的计谋,率领兵众西进,沿途收兵。王允曾派董卓旧将胡轸徐荣抵抗,但徐荣被杀而胡轸投降。李傕军继续西进,到长安时已达十多万人,并与董卓部曲樊稠李蒙王方等围困长安城。十日后[2]长安城被攻破,吕布于城内与李傕等决战,终兵败出逃,在青琐门外请王允与他一起离开,但王允欲死社稷,拒绝吕布的邀请。最终王允被李傕杀害,弃尸于市,并夷三族,享年五十六岁。

荣于身后[编辑]

汉献帝迁都许县后,念及王允忠节,予以改葬,派虎贲中郎将奉策吊祭,赠本官印绶,封王允孙王黑为安乐亭侯,食三百户。

性格特征[编辑]

  • 王允少好大节,有志于立功,不但习诵经传,亦有练习骑射。
  • 王允为人忠直,在得罪宦官而再遭收捕时,杨赐曾因不忍王允再受苦,派人暗示要他考虑自杀。一众从事亦请王允服药自杀,但王允严厉地说:“吾为人臣,获罪于君,当伏大辟以谢天下,岂有乳药求死乎!”于是被捕。董卓自任太师时,曾要封王允为温侯,封食邑五千户,王允坚决不肯接受,士孙瑞则劝说:“夫执谦守约,在乎其时。公与董太师并位俱封,而独崇高节,岂和光之道邪?”王允听从,接受二千户食邑。后坚守长安为国死节亦见其对汉室之忠。
  • 王允刚直疾恶,除了早年和宦官的过节可见,在董卓死后,因大患已除,不需再假意奉承,于是每事杖正持重,虽然时局仍然不稳,但都不行权宜之计以安众心,群下因而不附。